Month: June 2015

奈良美智「無常人生」- 以藝術改變生命

看奈良美智的「無常人生」,是一個很不一樣的觀展經驗,彷彿跟奈良一起走過了一段人生旅程。展覽訴說奈良十多年來心路歷程的變化:由對無常生命的控訴到對無盡生命的期昐,當中經歷災難後的無所適從與重新振作、對過去的追尋,繼而對生命作出正面的反思。作為奈良在日本以外亞洲地區的首個個人展覽,這是一次非常具個性的演出,其真誠的分享很是令人感動!

Japonism

Japonism, Japonism, Japonism… It is the word to describe my existing mental status.  If not the tsunami at Tōhoku in Japan, I would have already studied in Japan.  The school registration was all ready and suddenly came the outbreak of the crisis.  If I were not given the […]

An Interview with the Creator of artvue (Chinese version) – 有關artvue的訪問

今天這個訪問非常之特別,因為我將要訪問一位跟我名字一樣的嘉賓,Cindy !Cindy是一位於巴黎索邦大學修讀美術史的香港學生,同時亦是文化藝術網站artvue的創辦人。 Cindy in Wonderland (CiW): Cindy,你可以告訴我們更多有關artvue這個網站嗎? artvue: artvue是一個網頁,用來分享與藝術及文化有關的經驗,知識,以及意見。我們去博物館,去看文物古蹟,歷史建築物,展覽,然後我們把所見所想寫下來。 CiW: 那麼可以說artvue是一個資訊網頁,讓我們從中得知所有在藝術界的最新消息嗎? artvue: 既是且非。在這裡,我們盡所能分享我們知道的信息,展覽及活動。但是,這並不是我們的首要重點。我們最希望做到的,是從一個藝術史學家或藝術從業員的專業角度,去分享我們的觀點。我們希望讀者看完網頁的文章後,至少能夠帶走一些對美術史的瞭解及對藝術作品的認識,如藝術作品的製作技術、構圖分析、表達手法等。這裡的文章並非純粹為舒發感想或提供資訊。 CiW: 現時有很多評論藝術的專欄及雜誌, artvue怎樣可以將自己和這些文化藝術渠道分別開來?又或者說怎樣可以戰勝市場上的其他對手? artvue: 其實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戰勝其他媒體。正如我一開始所說,artvue的創立,是用來給大家作藝術文化分享。我們的理想,是希望透過我們提供有關藝術的知識及資訊,去喚醒大家對藝術的熱誠。分享意味着交流 – 就是說知識及想法的交流。我希望大家透過這個平台,分享對藝術的觀點。藉着交流,我們便會學習和進步。artvue不是我們的網站,它是你的網站,你是參與者之一。 CiW: 嘩!我能感受到你對藝術的熱誠!我知道你以前的訓練是在商業及管理方面,你亦曾經在香港一所大企業擔任市場推廣的重要位置。你為什麼會突然改變修讀美術史? artvue: 答案其實很簡單, 就是因為我喜歡藝術。人生有時是要做一些你喜歡做的事,而不單單是做一些(人家覺得)你必須做的事。 CiW: artvue這個名字好像不是英文。可以解釋一下嗎? artvue: Vue是法文。中文的意譯為看法,目光,意見。 CiW: 那麼說artvue的文章是法文編寫的嗎? artvue: 基本上這裡的文章是以英文和中文為主。它們大部分都會集中在巴黎,香港及紐約的文化藝術項目。或許我會不時以法文來撰寫我的文章,只要大家能夠忍受我非常差的法文便可。(笑) CiW: (笑)為什麼是巴黎,香港及紐約? artvue: 因為我們幾位主筆都是長期居住於這三個城市,因此我們對這三個地方會有更加容易汲取到資訊的先天條件。此外,在巴黎生活了這麼幾年,我看到這裏有很多人對中國文化都很感興趣。我很欣賞他們努力的去學習中文。其實學一個新的語言並不容易,尤其是中文並不是由字母組成。所以當我看見他們的熱誠,我希望可以藉著自己人在這裡,讓他們有更加容易的平台,去汲取到有關中國或香港的文化。亦正正是因為我在這裏的時候,有很多人曾經給予我很大的幫助,去學習這裏的文化,並且接受我不太流利的語言以及一些知識上的不足。所以我希望對他們做同樣的事,以我微小的力量,去協助他們認識多一點中國的文化知識。我是真心喜歡和平而有誠意的交流。 CiW: artvue的徽標及網站設計是由紅、藍、白三種顏色組成,是代表你對法國的喜好嗎? artvue: 我不否認對法國有一種「迷戀」,但是這個設計的背後其實還包含了另一個想法。起初設計的主色是紅色,因為紅色是暖色,較容易給人親切的感覺。但是藍色是我最喜歡的顏色。我爭扎了好一陣子要不要把兩種顏色都拼在一起拼。但我是一個比較喜歡簡約的人,我偏愛一些和諧的色調,甚至乎單色。在我正在掙扎的時候,有一個字突然出現在我腦海裏:包容。 於是我把藍色添加進去。並不是因為它們的合成代表法國,而是我認為這世界如果多一點包容,就會變得更美好。藝術界亦如此。artvue尊重每一個人的喜好,我們的屋簷下能容得下不同的意見。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喜好:我喜歡藍色,你喜歡紅色,但並不代表我喜歡藍色就不容許你喜歡紅色,又甚至挑釁你。沒有人是完全無愛無惡的,在藝術的世界裏亦然。這裡寫的文章,作者表達了一己之看法及思想,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經反映了個人的喜好及品味。比如說我欣賞浪漫主義時期的作品而你偏愛當代藝術。但是這並不代表我要把當代藝術置諸死地。我打開心䨾去瞭解當代藝術的歷史,中心思想及作品裡體現的種種技巧,當我能夠去包容這些跟自己偏愛有差異的作品時,我的知識就會有進步,我就會前進。重複的在這論點上説了很多,其實是為著最近Anish Kapoor在凡爾賽宮的當代藝術品被惡意破壞的事件有一點點不快。對一些人來說他的作品是醜陋並有違凡爾賽宮的古典美。 在這裏,artvue的每位撰稿人也會有他們自己的一套看法,但是我們會接受其他人的意見,只要這些意見是理性,有根據並不帶侵犯性的。我們的角度裡沒有高檔藝術和低擋藝術。 CiW: 太好了! 我上了正面思考的一課,亦開始對藝術產生了一點熱誠。我知道artvue是剛剛成立,我可以在一個月之後再來給你做一個訪問,到時你給我們說說事情的進度好嗎? artvue: […]